Home  Diary  Travel  Memo  Photo  Guestbook

Thursday, April 20, 2017

《高崎》euro dining claret


四月別的沒有,就吃大餐的理由特別多,行程尾聲,來到高崎,結婚十五周年的晚餐在高島屋百貨高崎店斜對面的歐風小餐館。


氣氛很輕鬆,晚餐時間才剛開始,一群沙拉利鰻已經喝了二、三巡,進入「很開心」狀態 XD

我們點了¥4000的套餐,等上菜的空檔,也先來一杯吧 :P

《新潟》貝掛温泉


又從信州來到越後,為了一處掛念很久的秘湯。


相傳在鎌倉時代(約 13 世紀)開湯,至今已經有約七百多年歷史,上杉謙信攻略關東時,軍隊將士曾在此湯冶,也是 日本秘湯を守る会 的創始會員之一。

Tuesday, April 18, 2017

《長野》観光列車ろくもん ROKUMON


鐵道旅行除了移動需求,還有一種目的與移動無關,是為了搭乘而搭乘,為了要搭這輛車而搭乘、而移動,體驗過讓人欲罷不能、搭了又搭的 現美新幹線 後,在某個憂鬱的上班日發現也在預定行程範圍內的 ろくもん,回過神來已經完成預約 XD

しなの鉄道 是連接輕井澤~長野~妙高高原的短程地方鐵道,和其他地方私鐵一樣,除了一般通勤接駁功能,也致力在沿線開發、刺激觀光能量,主題塗裝、觀光列車就是常見的手段。


ろくもん是由自稱是鐵道外行人卻在鐵道界大名鼎鼎的 水戶岡銳治 設計。關於他的介紹請參考:

《長野》平五郎 HEIGORO


天氣晴朗,遊罷第 N 次善光寺,想在 藤屋御本陣 喫個茶,無奈這次運氣不好,要等上二個多小時(所以說要預約啊),轉進斜對面的「平五郎 HEIGORO」。


這個位置原本是「善光寺宿」老舖旅館「五明館」的舊址,五明館廢業後由藤屋(本陣)經營者改裝成併設 cafe 的洋菓子店「平五郎 HEIGORO」。平五郎是藤屋繼承者代代襲名的名字(目前已經是第十七代)

Monday, April 17, 2017

《長野》藤屋御本陣

來過善光寺好幾次,也許因為大門前參道一直維護得頗有古意,而沒注意過在進入仲見世通り的路口,矗立著一幢真正的古蹟(有形文化財):善光寺宿の御本陣

「善光寺宿」是江戶時期 北国街道 上的宿場之一,其中「藤屋」是本陣(達官貴人使用的旅宿)所在,也是百萬大名加賀藩來往金澤、江戶 參勤交代 途中的常用驛站。


目前看到的外觀是在大正時期改建完成的 art deco 形式,並在 1997 年登錄為國家的有形文化財。

這間伊藤博文、福沢諭吉都曾投宿過的旅館,在長野冬奧之後,因為需求的大量退潮,默默退出了旅宿的舞台,直到 2012 年以餐廳及婚宴服務的身分重出江湖。

《新潟》大沢山温泉 大沢館


很多年前看過一個日本旅遊節目,不知為什麼便一直對「大沢館」印象深刻,好像一處與世隔絕的秘湯(其實它並不是),終於配合 現美新幹線 把它塞進行程裡。


日本秘湯を守る会 成員,古民家風大門就在距離聚落不太遠的山路邊,我們是開車前來,旅館也提供大沢駅(無人小站)來回接送(需預約)。

曾看過一篇初夏來投宿的心得文寫道,因為大沢駅離旅館只有 2KM,原本打算步行,但老闆說「人がよく死んでいるので車で迎えに行く」(路上常死人,還是我們去接你吧)... 登楞!☉_☉

可能是途中路況不好、多有野獸(熊?)出沒的關係,總之不要涉險。

Saturday, April 08, 2017

《永和》Roy's Food Lab


金豬會私廚名單一一兌現之旅第二站,春日裡的豔陽天,來到四號公園旁的 Roy's Food Lab。


對永和居民來說並不難找的住宅區巷弄,附有小庭院的民宅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