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Diary  Travel  Memo  Photo  Guestbook

Sunday, December 23, 2012

《DIY》鮮魚湯 + 沙茶火鍋之魚頭兩吃



過去在家煮火鍋總是買現成的鍋底, 某次在菜市場與魚攤老闆娘聊起, 她推薦自已家裡的傳統吃法, 適逢天氣轉冷, 趕快來試試看。

主角是(鰱)魚頭, 以我們家附近市場的狀況, 魚頭不是隨時買得到, 保險的方法是依人數需求提前訂貨。

將已片開的魚頭洗淨、用紙巾吸乾多餘水份(免得煎魚時油爆), 文火煎至表面金黃, 起鍋備用。

Saturday, December 15, 2012

《台北市》誠屋拉麵 (京站店)



自從上個月換到新的健身俱樂部後, 經常在京站附近覓食, 今天再來吃位於 B3、JASONS 超市前的誠屋。

用餐時間門前經常有等待叫號的候位人群, 好不容易抓到一個空檔 :P

Saturday, November 24, 2012

《台北市》史記精緻鴛鴦鍋


冬天實在來得太遲, 好不容易等到一個冷天, 用火鍋來慶祝。

台北各式火鍋店何其多, 今天選在推友說「還沒大紅,免排隊,趁機快吃吧」的「史記」。

知名的「史記 (老闆姓史, 不姓司馬 XD) 正宗牛肉麵」二代目創業店, 有史爸爸的家傳湯底 (牛高湯, 絕不碰牛的人請注意) 與兒子試出來的自信口味。

從進店門開始, 即使還沒吃到東西, 也可以從明亮寬敞的等候區、水晶吊燈、藝術品和充足的服務人力看得出「精緻」之處, 當然, 「精緻」也表示不需要自助, 而且不是吃到飽 :P

Saturday, November 03, 2012

《台北市》山頭火 (京站店)



我們對拉麵不算特別熱情, 但它畢竟是日本的庶民美食, 方便、平價、選擇多, 到日本旅遊很難不接觸, 幾年下來也累積了一點經驗、試出自己的喜好。

去年下半年起, 好幾家日本知名拉麵店陸續來台設點, 引起一陣有點誇張的排隊熱潮, 我們一向對人潮退避三舍, 所以一直沒來品嘗旅行的回憶。

話說這門面和暖簾其實 比旭川本店更大、更稱頭 呢 :P

Wednesday, October 10, 2012

《Lake Tekapo》KOHAN Japanese Restaurant


這是一家近年來 (在亞洲旅人間) 非常知名、吃過都說讚的日式餐廳。

KOHAN
位置得天獨厚; 建築外觀平凡, 與紀念品店併設; 內部簡單, 座位很多(應該是為了接待團客), 廚房是開放式, 據說這裡從老闆、廚師到外場服務人員都是日本人。

Tuesday, October 09, 2012

《Mt. Cook》The Old Mountaineers Cafe, Bar & Restaurant


離開 Queenstown 前, 看到天氣預報說要變天, 果然就變得厲害。

一路往北, 由陰轉小雨、大雨、細雪 ... 最後變成能見度極差的大雪時, Mt. Cook village 就到了 Orz

隔了一夜, 雪勢漸緩, 清晨的山村仍蟄伏著等待天氣好轉, 我們就在 information center 旁的這家 The Old Mountaineers Cafe, 看著窗外的冬景色、等待雲霧散去 ...

Monday, October 08, 2012

《NZ》All Day Breakfast


紐西蘭的農牧產富足, 出現在餐桌上的食物卻總是很簡單; 明明有令人稱羨的食材卻大多處理得很 ...淡泊, 或許是 Kiwi 的口腹之慾低, 或許又是大不列顛的遺毒 :P

所以, 務實取向, 吃飽就好, 吃一頓飽兩餐更好, 其中我最偏愛的選項就是到處都看得到的: all day breakfast。


◎《Arrowtown》Arrow Cafe

可以把 Arrowtown 類比為九份, 賣點是發思古之幽情、實際上到處是現代人、假日一定爆滿。為了 LOTR 中的 The Ford of Bruinen (Arwen 公主騎馬載 Forodo 跑給戒靈追、千釣一髮的河邊, 就在 Arrowtown 停車場附近的 Arrow River 河灘), 也為了盡觀光客義務, 我們 (又) 來了 :P

躲在後排的小店面, 附戶外座位, 當天雖然有薄陽, 但氣溫只有零度左右, 還是待在室內就好 :P

Saturday, October 06, 2012

《Queenstown》FERGBURGER


紐西蘭面積約是台灣的七倍, 人口只有四百多萬, 其中又有一百多萬集中在 Auckland, 其他地方實在非「地廣人稀」足以形容, 那就由觀光客來填補吧 ... Queenstown 就這種模式的典型。

小小的 Queenstown 有景有店有各種戶外活動, 觀光客到南島南半部幾乎必定停留, 市街總是熱鬧不得閒, 也造就了其他地方難得一見的現象:排隊名店。

Shotover St. 與 Rees St. 路口旁, 略為後退的小店面, 卻不容易錯過, 因為幾乎隨時都在排隊, 這便是著名的比臉大漢堡 FERGBURGER !

Friday, October 05, 2012

《Bluff》Stella's In Bluff Cafe & Bakery


由 Dunedin 出發, 沿著 Southern Scenic Route 邊走邊玩, 時晴時陰到終於變成滂沱大雨, 抵達 Invercargill 時又再度放晴, 於是往 Bluff 直奔而去。

Stirling Point @ Bluff
南島的最南端是 Slope Point (46°40′40" S), 但顯然 Bluff 的 Sireling Point (46°36′54" S) 名氣更響亮, 遊客絡繹不絕。

Bluff 是歐洲移民在紐西蘭建立的第一個據點, 景色與其他城鎮也有很大的不同:它是南方的吞吐大港, 周邊也有應運而生的工業設施, 所以沿途有廠房、大煙囪與繁忙急馳的大貨車; 相反地, 市街很小, 人跡稀少, 雖然 Bluff 也是 oyster 的主要產地, 卻找不到以此為號召的餐廳 @_@

Thursday, October 04, 2012

《Dunedin》Larnach Castle Ballroom Café

Larnach Castle 位於奧塔哥半島 (Otago Peninsula), 號稱是紐西蘭唯一的城堡 (castle), 但規模不大 (我傾向形容它是一幢豪宅), 除了主建築和庭園, 還有絕佳的 Otago Harbour view; 建造至今約一百五十年, 一直是私人宅邸, 建造它的家族有段霹靂龍捲風般的歷史, 如今已易手成為熱門觀光景點。

從進大門起就要付費, 只看庭園一個價, 進入主建築又是另一個價, 而且主屋內不允許攝影, 並不是有什麼脆弱怕光的古物, 而是仍屬私人住宅性質, 不希望內部細節曝露太多。

Wednesday, October 03, 2012

《Dunedin》TWO CHEFS Bistro



由 Oamaru 南下, 途經 Moeraki Boulders、Katiki Point、Shag Point, 傍晚時分來到 Dunedin。

Dunedin 市區不大, 徒步走過 Railway Station、St. Paul's Cathedral、First Church of Otago 幾個位於中心地帶的景點後, 始終陰沉的天色終於落下雨滴, 加上南緯 45 度的寒意, 餓了。

TWO CHEFS BISTRO 位於熱鬧的 Stuart St, 名列 top 50 restaurant 之中, 門面倒是頗為低調。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12

《台北市》棻蘭家廚

某社 OB 的不定期聚餐。

無菜單餐廳, 依照當天採買內容及人數上菜 (如有需要避免的食材, 可在訂位時註明), 上幾道菜也很彈性 (我們的經驗是上到客人喊停為止 XD)

距離擾嚷東區只有咫尺之遙 (從捷運忠孝敦化站走過來大約 10 min), 巷弄間倒是寧靜, 但在假日開車過來絕對會是個惡夢, 慎之。

Sunday, September 02, 2012

《台北市》普魯士德國豬腳

高中同學酒聚再開。有鑑於上回一人帶一樣菜的 Potluck Party 結局是一堆菜又請客人打包帶回去, 這次採事前決定、分配菜單的方式, 主力是普魯士的德國豬腳與肋排。

普魯士的店面位於晴光市場, 滿 NT1500 可以外送, 價格採出貨前秤重 (外送是貨到付款, 可以請他出貨前電話報價, 免得現金不足 :P), 我們訂了四份豬腳加一份蜜汁肋排, 當天的總價是 NT2170。

這是一份德國豬腳的量, 請店家事先切好, 大骨可以留下來熬湯, 想為狗狗加菜的話, 記得要先汆燙去掉鹹味。

Wednesday, August 22, 2012

《台北市》Osteria by Angie 光復店


最近常聽到這間餐廳大名, 也正好位於通勤路線上, 因為牙醫診所把洗牙時間約在七夕夜, 我們只好提早一天打牙祭 (好囧的理由 XD), 在微雨夜裡前來嘗新。

捷運國父紀念館站二號出口的巷弄激戰區, 門面內縮, 頗為低調, 暗夜中不小心走過頭 :P

平日晚餐時間尚未滿座, 由窗外看來明亮輕鬆, 外場服務人手也不少, 但在我們進門的一刻卻感受到一陣不知所措、面面相覷, 讓我不禁轉頭再確認一次沒走錯餐廳、訂位紀錄也無誤 @_@

Sunday, August 05, 2012

《台北市》玉鑫帝王蟹鍋物


布魯斯昨天有個系統任務必需在凌晨執行, 今天來補一下。(這些是高嘌呤、高膽固醇的食物, 應該要加註一下警語 :P)

父親節前夕, 訂位不容易, 要晚上八點才有位子 @_@

假日晚餐分為有帝王蟹或沒有帝王蟹兩種價格, 既然要進補, 當然就衝了。用餐限時二個鐘頭。

Friday, July 20, 2012

《宜蘭》奇淋冰品

搭家人的便車到宜蘭, 在壯圍交流道下, 東港路、環市東路口的台塑加油站斜對面, 停車消暑。


在地人帶路, 門面低調的人氣店家。

Wednesday, July 18, 2012

《台北市》野草居食屋


離家只有一站遠的地方、在一間日式老屋裡, 有家日式居酒屋新開幕, 誕生至今未滿一個月, 來嘗新。


由古亭站 2 號出口穿過老舊的社區鬧街, 入口在長慶廟前的小小廟庭一隅。

Friday, July 06, 2012

《花蓮》闔家歡餐館

它的菜色屬泛中式料理, 不算特別, 但品質穩定、服務一貫、地點方便, 每次回花蓮總是會和家人一起來打個小牙祭, 甚至也在這裡辦過親人的訂婚宴。

介紹幾樣常吃的料理。


回到花蓮, 總是要來一盤家鄉風丁香山蘇。

Saturday, June 16, 2012

《台北市》天廚菜館


經過八個小時空腹、五個小時的健檢行程, 以及健檢中心很虛 (核桃麵包 + 三合一咖啡) 的早餐, 對食物的渴望已經快要破表, 正好遇到午後大雷雨, 就在捷運站旁的天廚放縱一下吧 :P


時間已經過了下午一點, 餐廳裡還是八成滿, 充滿中式餐廳的開懷氣氛。

雖然醫生剛叮嚀過飲食要簡單清淡, 但打開菜單就忘光了 :P

Monday, April 16, 2012

《台北市》La Giara 萊嘉樂義大利餐廳


明天要比武, 今天先慶生 :P

距離 上一次來 La Giara 已經六年多, 趁此機會來回味。週一的夜晚, 餐廳內約五分滿, 襯著緩緩流洩的歌劇樂聲, 加上老闆與熟客 (聽起來很熱情) 的義大利文交談, 氣氛輕鬆愜意。


Petali Brut Fazio 微酸的汽泡酒, cheers!

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台北市》法樂琪 C'est Bon Steak ~ 情人節晚餐



算算已經一年多沒吃到 C'est Bon Steak 了, 早早預約座位來回味一下。

在這種大節日, 打開 menu 果然就是情人節套餐 (雙人分享餐), 雖然去年在 法樂琪復興店 的經驗讓人失望, 基於對 C'est Bon Steak 的信心, 再試一次。


布魯斯領到 Y 社心形馬卡龍, 借花獻佛 :P

Saturday, January 07, 2012

《小布施》小布施堂 & 甘精堂


長野縣北部一個很小的小鎮, 關鍵字是花與人 (私宅 open garden)、栗、(葛飾)北斎 (畫家)、(小林)一茶 (俳人)、高井鴻山 (富商), 是信州有名的「文化の町」。


栗のこみち(栗之小徑)。小布施的栗子是室町時代 (14~16世紀) 由丹波傳入, 酸性土壤、日照長、雨量少的環境培育出自江戶時代便聞名全國的逸品。

《地獄谷温泉》後楽館



長野名勝 野猿公苑 要從上林溫泉走 1.6KM 山路才到得了, 而與它隔橫湯川相望, 有一處非常僻靜的秘湯, 後樂館。

地獄谷・後楽館

旅館是純木造, 經幾次擴建, 內部如迷宮一般; 浴場同樣是質樸路線, 水溫高、湯花多, 露天混浴池緊臨溪畔大噴泉, 非常開闊, 偶爾還會 有猴子來共浴 :P

像來自北大荒的後楽館主人

如果在山道上看到一個像熊老大的背影, 他就是旅館主人 XD

Thursday, January 05, 2012

《白馬》白馬東急ホテル


由北陸到信州, 從糸魚川轉大糸線開始, 便進入一片雪國景色, 到達目的地白馬村時更是大雪紛飛。

白馬東急ホテル

飯店走溫馨鄉村風, 房間寬敞舒適, 附有一個小陽台, 但看來是消受不起 *_*

我們買的是含每日兩餐的住宿 + 滑雪場 lift 券套裝, 二日連泊, 飯店有和、洋兩式餐廳可選, 正好一天試一種。

Monday, January 02, 2012

《金澤》すし玉 廻る富山湾 ~ 金沢駅店



清晨出發, 轉兩次車到 雨晴海岸, 迎接我們的只有冰點海風, 不見 立山連峰; 天色陰沉, 雨冷成了霰, 路上只有我們兩個傻瓜, 份外淒涼...

天氣不好、運氣不好, 只好大吃一頓。


金澤站內、功能齊全的 金沢百番街 裡有幾家評價很不錯的餐廳, 但元旦傍晚到達金澤時, 幾乎沒有一家開門營業; 隔天情況丕變, 車站內摩肩接踵, 店家人聲鼎沸, 餐廳到了下午三點才好不容易消化掉候位人龍。

Sunday, January 01, 2012

《奥飛騨》槍見館 ~ 二回目


想在奧飛驒溫泉宿跨年、想在冬夜裡享受秘湯美食、以為提前三個月訂房應該沒問題 ... 不, 問題很大。

想嘗鮮的志願全部摃龜, 有的不營業、有的早已被訂滿, 只能與三年前住過的槍見館再續前緣; 預算也沒有破表, 因為只搶到全館最後一間、也是最小的房間 O_O


昏黃燈籠映照著雪徑, 風中只有流水潺潺與唏唏囌囌的踏雪聲 ...

溪流之湯 @ 槍見館

啊 ......